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金棺陵兽 第四卷 古塔之王 金棺陵兽 第八章 塔教妖邪(1/2)

且说官家施展霹雳手段,一举拿住了藏在提督府里的白塔真人,押到密室中严刑逼问,哪容他想不招。

那白塔真人自知气数尽了,又惧怕被官府酷刑折磨,只得吐露实情,说起了造畜一脉的起源经过。据民间风传,所谓造畜之邪术,多是指一伙身怀异术的妖人,将妇女、孩童迷惑了,让他们吞吃符水,将活人变作猪、驴、牛、羊一类的牲口,偷拐了驱赶到市集上贩卖谋利,但皆属以讹传讹的虚妄之说。

其实早在宋室南渡之际,正值天下动荡,灾荒相连,饥民遍野。大姑娘插了草标卖的价钱,还值不得半头毛驴子。当时有些跑江湖卖艺的心术不正,使出百般昧心取利之法,拐带了童男童女,剥了狗皮猴皮裹在小孩身上,再用各种手段加以折磨驯服,逼迫他们演练诸般杂戏,被害死在他们手中的人不计其数。

那些老百姓们不晓得内情,看街上耍猴戏狗的好不伶俐乖巧,都道杂耍艺人使得好手段,却不知这伙人在私底下做的全是些没天理的勾当。

直到后来世道逐渐安稳,官府才开始搜捕造畜之辈,一旦落网,必以极刑处置,酷刑重典的高压之下,使其一度销声匿迹。可每逢战乱天灾,人心丧乱;世风不古,造畜之事便往往得以死灰复燃,渐渐成了气候。他们拜古塔为祖师,自称塔教,割取死人的男阳女阴配药,一旦炼成了迷心药饵,大至牛马鲸象,小到虫鼠蛇蚁,都能听其所用。塔教中的妖邪之辈,多是潜伏在各地隐姓埋名,驱使这牲畜作奸犯科,公家屡禁难绝。

这白塔真人早在白莲教举事之时,便已成名,各处州府县城里都有缉拿此贼的海捕公文。他生具异相,是个天生的侏儒,三寸钉的身材,面目更是可憎,自幼被家人视作怪物,遗弃在荒山野岭,任其自生自灭。他命大没死,依靠山泉野果为生,反而与世隔绝地苟活了数年。后来在深山里遇到了塔教异人,得授异书,学了异术在身,从此出山为非作歹,并且收纳了许多门徒弟子,做了塔教之主,自号“白塔真人”。

但是由于白塔真人身形相貌特殊,平日里不出门走动也就罢了,只要一出门去,必然被眼明的捕快公差识破行藏,当场擒获了问罪,哪容逍遥法外至今幸得他天生擅学狗吠,时常能够假做了狗子,爬墙跃壁,快捷如飞,所以他狠下心来,依照宋时古法,活剥了一条白毛哈巴狗的狗皮,血淋淋地粘在自己身上,自此摇身一变,就变成了好端端的一条白狗,形貌举动酷肖无差,完全可以乱真。

白塔真人虽然势力不小,俨然有草头天子之态,但那只是趁朝廷忙着镇压白莲教,无暇顾及此辈。白莲教被剿灭之后,各地缉拿反贼的风头甚紧,塔教也逐渐冰消云散,残党余众深深地藏匿在民间。

有道是“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”,白塔真人假做了狗子,躲到深宅豪门之中。那些公差海捕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,如同大海捞针一般,又能上哪里找他

到得粤寇之乱席卷江南,白塔真人便找机会混入图海将军府中,跟着图海全家老小一同回到灵州城。他勾结旧日余党,打算趁乱劫取藩库的大批官银。在白塔真人的门徒当中,要算老鼠和尚行事最为诡秘。潘和尚带着群鼠躲在槐园里挖掘地道,暗中偷窃库银,眼看即将大功告成,谁料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,使得潘和尚被官府捕获,押到街心,活活吃了一剐。

这件事气得白塔真人以头触墙,对官府鹰犬更是阴恨不已,但他并不清楚潘和尚究竟是如何失手,故此不敢轻易露面,只是暗中引来荒葬岭的鞑子犬,将灵州法场搅乱血洗了一回,算是替徒儿报仇雪恨了。

谁知此事尚未了结,鞑子犬的狗头就已被官府悬在城内示众了,白塔真人接连失了左膀右臂,不免暗暗心惊,知道这肯定是有高人跟自己过不去,否则就凭灵州官兵,根本捕杀不了凶残猛恶无比的神獒。幸亏是自己躲在提督府里深藏不出,否则此刻多半也被官家擒获正法了。

白塔真人阴险狡猾,疑心最重,越想越觉得提督府里也未必安全,正思量着要出城躲避。但灵州城被粤寇团团围住,城门全都闭了,连只飞鸟也逃不出去,于是就想躲到穷街陋巷的空屋里去。眼下这年月,兵荒马乱,地方上多有逃亡之屋,谁会在意空房旧宅里的野狗,那倒是个最为稳妥的去处。

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他听到有人送了风雨钟来提督府。白塔真人在深山里练出来的都是贼功夫,什么叫贼功夫自然是起五更爬半夜练就的,鸡司晨,犬守夜,耳音嗅觉最是灵敏,哪怕有些许异常的风吹草动,都逃不过他的感应。所以一嗅着了青铜气息,便知提督府中来了宝物,心中不觉动了贪念,便从犬舍里钻出来,缠着抱狗丫头又挨又蹭,似是能通人性想讨汤水来喝。那抱狗的粗使丫头无奈,只好抱了他来到廊下。

原来造畜的塔教,皆是拜古塔为祖师神明,深信世间有塔灵存在。当年灵州城里有座高耸入云的古塔,被称为万塔之王,这座八角宝塔虽然早已坍塌毁坏了,但塔底的古井里,还藏有一尊能聚风雨的铜钟。古物有灵,拢住了千年宝塔的龙气,故此这伙人都将灵州城视为圣地,当作了塔教的老巢。

白塔真人这些年来,苦寻风雨钟无果,突然闻得此物现身,自然欣喜若狂,不料一着棋差,大意失荆州,到得廊下方觉势头不对。但还没来得及脱身躲藏,就已被张小辫儿的那只月影乌瞳金丝猫识破,给做公的当场拿住,否则隐忍不出,谁又能奈何得了他他思前想后仍觉莫名其妙,自道这都是鬼使神差,命中注定大限催逼,因果上的事情不是由人计较出来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久久小说网 . www.999xiaoshuo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久久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