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部 黄皮子坟 第四十五章 阎罗殿(1/2)

在楼门前地面的泥土上,有一道延伸向后山的痕迹,是有人拖拽东西留下的。百眼窟有着风水一道中罕见的自然环境,本来草原荒漠上昼夜温差极大,但这里却并不明显,气温和湿度都较高,另外土壤中的特殊成分,对尸体有种天然的保存作用,大部分死者尸身上都化出鸟羽般的尸毛,全世界未必能再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。

正是由于土壤独特,土粒的间隙较大,所以土质较为松散绵软,使得地面上那条拖痕十分明显。我们第一次到研究所主楼的时侯,还没有见到这条痕迹,不用问,肯定是老羊皮把黄皮子铜箱拖进了山里,虽然那口铜箱不大,但要长时间抱着走还是会很吃力,他是连拖带拽,拖着钢箱进了藏尸洞了,天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。

丁思甜凡事都往好处想,她认为也许老羊皮是想找地方毁掉那危险的招魂箱,免得留在世上为患。我在看到老羊皮之前,难作定论,只说但愿如此吧,随后三人便寻着那条痕迹追踪上山。

我和胖子手上麻痒的感觉渐渐难忍,但又不敢去挠,一碰就流清水,疼得连连吸气。我怕丁思甜担心或是怪她自己连累了我们,所以也没敢把身上中了毒的这件事对她说,只好强行忍耐,但实在说不好以这种状况,还能坚持到几时。

不过最让我欣慰的是总算把丁思甜的命救回来了,看她身体和精神都好了许多,我心头的压力也减去了不少,抖擞精神走进了研究楼后的那道山丘。这山坡不知是塌方还是人工爆破作业的原因,呈现出山体一个截面,山腹中大大小小的窟隆全都暴露无疑,有巨大石人石兽拱持着的洞口,在众多洞窟中最是硕大,像一张黑洞洞的大口,想进到深处,这巨口般的洞窟便是唯一的通道。

我们互相搀扶着摸去洞内,里面鬼火磷光闪烁,景物依稀可见,倒也并非一片漆黑。这洞内没有岔路,极高极阔,石壁阴凉,洞内最深处恶风盈鼓,使人发毛。在大约两百步开外,是一片有四五个足球场大小的阶梯形深窟,四周方形的土台层层向下,呈倒金字塔形,以里面残留的各种工具和照明设施来判断,这是一处规模庞大的挖掘作业现场,不过这区域实在太大了。我正发愁怎么才能追踪老羊皮留下的踪迹,忽然跟在旁边的丁思甜身子一晃,呕出一口黑血,瘫倒在了地上。

丁思甜忽然吐出一口黑血倒在地上,我和胖子心中慌了,赶紧手忙脚乱地扶她靠墙坐下,本以为她所中的蚺毒已被守宫香压制住了,谁料到却又呕出黑血。我心中十分不安,猜想是不是用药过了量还是根本就没有起到解毒作用,仅仅把毒性发作的时间延缓了

而丁思甜却挣扎着要站起来继续去找老羊皮:“没关系我只是心口有点发闷,吐了这口血倒是觉得舒服了些,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。八一,你跟小胖到底给我吃的是什么解毒药我怎么觉得嘴里的昧道”说着话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往前走。

我见她勉强支撑,眼下难以判断她的身体状况,可呕出黑血绝非善状,不过丁思甜十分固执,我只好扶着她继续往前走,被她问到给她吃的究竟是什么解药,自然不敢实话告诉她吃的是大守宫标本身上的肉疙瘩,只说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是药都有三分毒。药嘛,当然不如水果糖好吃,而且这研究所荒废了许多年,仓库里储存的药物虽然没有变质,但难免会有些异昧,等咱们回到牧区,我再给你讲讲这解毒剂的来历,保证让你会觉得有趣。”

胖子说“没错,向毛主席保证你会觉得有趣,所以你听老胡讲解药的故事之前,最好再温习一遍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,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。”

我瞪了胖子一眼,幸亏丁思甜没听太明白,还以为胖子是让她学习保尔柯察金面对病魔的顽强毅力,也没再多向。我见她面如金纸,走路十分吃力,但我知道就算劝她留在山洞外边等候也是枉然,这个女孩性格太倔强了,认准了一件事绝不会轻易回头,于是我只好让胖子把她背了,三人再向这洞窟深处走,找寻失踪了的老羊皮。

山腹里到处都有闪烁不定的光亮,似鬼火、似矿石,借着这许多繁星般的亮光,我们可以大致上看出这巨大挖掘场的轮廓。被层层挖开的地面呈阶梯形分布,在外边难以看清最深处有什么,只是靠上面的每一层黄土中都露出一些死尸的肢体,有的露出半个脑袋,有的露出一条胳膊,都是尚未从土中掘出,几乎全部羽化,个个尸毛盈动,好像随时都会从土中爬出来,观其一角,已可想象这块挖掘场以前就是一个万人坑,埋了不知有多少古尸。

大概风水一道中所谓的“龟眠之地”便是此处了,特殊的土壤成分使尸体产生了一种类似羽化的状态,可这又有什么用呢羽化又未能仙解升天,这么多人死后都被诚心诚意地埋葬在这藏尸洞里,恐怕也是出于古代人对生死规律的理解和恐惧,他们无法接受人只能活一次的事实,希望在死后生命以其他的形式得以延续,所以这才有了冥府阴间之类的传说,倘若人死后真有亡灵,看到自己的尸体变成这般古怪的模样,被人挖来掘去毫不尊重,却不知会作何感想。

尸体男女老少皆有,装束诡异,都属我们前所未见。今天已经看见了太多奇形怪状的尸体,本来我们的神经都有些麻木了,可站在万人藏尸的封土挖掘场前,看着那层层叠叠不计其数的僵尸,还是有些胆颤心惊,难怪说这鬼衙门里是十八层地狱,活人到了这便吓也要被活活吓死了。

这全是死尸的大山洞里,除了我们三人之外,根本就没有半个活人的影子,天晓得老羊皮拖着那口铜箱跑到这里来做什么,我们估计老羊皮去这死人成堆的黄士坑里没什么意义,很可能是沿着山洞往更深处走了,便顺着挖掘场边缘的过道,继续往里面走,路上一边焦急地四处打量,一边招呼着老羊皮的名字,让他赶快回来。

胖子见始终不见人影,心中越发焦躁,他从主观上始终认为老羊皮是投敌叛国了,这山洞是南北走向,往北走过一片高原,就是国境线了,于是他问我要不要采取政治攻势,通过喊话宣传来瓦解老羊皮的心理,我心想这山洞实在太大了,我们盲人骑瞎马般地找过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就依胖子所说,先喊话,老羊皮要是躲在附近,也许能劝得他回心转意从洞里出来,便点头同意了。

当下胖子就对着洞窟深处大叫:“我说老羊皮,倒斗的也是凭手艺吃饭,跟咱们是人民内部矛盾啊,你干万不要妄想投靠苏修,做出自绝于人民的糊涂事啊,那是死路一条呀勃日列夫背叛了马克思主义,背叛了列宁主义,也背叛了十月革命,莫斯科在伤心地流泪,无名英雄纪念碑也在流泪你不要为了两块奶油面包就一错到底,站错了队不要紧,你再站过来就是了嘛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久久小说网 . www.999xiaoshuo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久久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